當前位置:鉛筆小說>玄幻奇幻>白夜行者何平飯店> 第21章 身處黑暗,心向光明

第21章 身處黑暗,心向光明

    報紙緩緩展開,露出了其中包裹著的一塊金色懷表。

    本來還把腿搭在桌上悠閑抽煙的錢香玉,聽聞“鬼手”二字,不由得坐直了身子,嚴肅地問道:

    “老板,真的假的啊?”

    “那小子把懷表都寄過來了,能是假的嗎?”秦律己伸手搶過錢香玉的煙,在煙灰缸里按滅,“上班時間注意點形象。”

    “今天又沒客人……”

    錢香玉嘀咕了一聲,拿起懷表仔細打量了一番。

    正當此時,李潛與秦雪兒踏入飯店。

    “小潛來啦!”錢香玉收起懷表,對李潛微笑著打招呼。

    對于李潛,何平飯店里的成員們已經不再感到陌生了,錢香玉甚至認為李潛和他們是“一路人”。

    “香玉姐。”

    李潛提起手里的果籃,說道:“我來看望一下小二哥。”

    小二用手語比劃道:也不是什么大事,沒必要破費買水果。

    反正也不是我的錢,李潛心想。

    秦雪兒在一旁噘著嘴巴,但也不會說破,畢竟李潛也是受她欺騙,才將小二打傷的。

    放下果籃,李潛問道:“小二哥,你的手指傷勢如何?”

    廚子在一旁冷笑道:“托你的福,右手中指二三節粉碎性骨折,最快也要三個月才能痊愈,還不知會不會有后遺癥。”

    小二擺了擺手:沒什么,你們不用愧疚。

    “小二哥,我給你削個蘋果。”秦雪兒心疼小二,便主動削蘋果。

    秦律己酸溜溜地說道:“你爸養你這么多年,也不見你給爸削個水果。”

    “哼,等你手指也斷了再說吧!”

    秦雪兒白了秦律己一眼,李潛這才知道原來他們父女倆的氣還沒消呢。

    “小二傷了也好,咱們就不接任務了,當做是放假!”錢香玉笑道,“不如咱們一起去三亞旅行吧,我知道一家酒店特別不錯,情侶入住還能減半價呢!”

    “這種旅行你和老板去就行了,關我們啥事兒?”廚子吐槽道。

    “本來也沒考慮你們。”錢香玉對秦律己直拋媚眼。

    秦律己干咳兩聲,說道:“那就等小二傷好了再說吧,最近大家都休息休息。”

    李潛望著眼前的何平飯店成員們,心里又回憶起來時路上秦雪兒的介紹。

    何平飯店,的確藏龍臥虎!

    廚子黃粱,過去是個小混混,十七歲的時候,因為聚眾斗毆失手打死了人,被判了三十多年,后來因為表現突出,十幾年就出來了。他身手矯健,冷靜沉穩,不管是翻墻過院,還是溜門撬鎖都會一些,但他最大的特點,是膽子大!

    小二羅芯,今年也不過二十六歲,小時候因為發燒而導致失去語言功能,變成了一個啞巴。他說的很少,做的卻很多,是何平飯店里的開鎖高手,也就是昨晚秦雪兒所說的李潛的“對手”,在他的眼里,根本不存在打不開的鎖。

    會計錢香玉,一個二十八歲風韻正茂的女人,她最喜歡的就是錢,其次是秦律己。錢香玉在榕城擁有極強的人脈關系,不管秦律己他們需要什么東西,道具、藥品,甚至是情報……錢香玉都能弄得到,同時接收任務、領取賞金,也是錢香玉的工作。

    老板秦律己,一個最神秘的人,他是何平飯店的領導者,所有任務的執行策劃者,他能夠設計出完美無缺的行動計劃。至今為止,何平飯店已經執行了上百次任務,從未失手,也沒有留下任何蛛絲馬跡!

    一個完美的團隊,以路邊小小的何平飯店為據點,在秦律己的帶領之下,成員化身為一個個白夜行者。

    身在黑暗,心向光明。

    這,便是何平飯店!

    也曾經是李潛父母所為之犧牲的飯店。

    “汪汪!”

    李潛發呆之時,后廚里突然沖出了一只小白狗。

    小白狗不過巴掌大小,看樣子才出生一個月,走路還不穩,跌跌撞撞的,像是小安然丟在地上的毛線團。

    “嚶嚶,你別亂跑呀,外面有壞人!”

    秦雪兒手里拿著削好的蘋果追了出來。

    李潛抱起小白狗,疑惑地問道:“哪有壞人?”

    “你不就是嗎?”秦雪兒趕緊把蘋果塞到小二嘴巴里,然后把小白狗奪回來了。

    錢香玉笑道:“這只狗狗是昨晚雪兒在公園里撿回來的,我們給它起名叫嚶嚶。”

    “還不如叫旺財呢。”廚子叼著根牙簽說道。

    嚶嚶渾身雪白,兩只大眼睛滴溜溜的,十分討喜可愛。

    “我記得你好像害怕狗狗吧?”李潛問。

    秦雪兒撫摸著嚶嚶,道:“因為你說過,翻墻過院不能怕狗。”

    所以秦雪兒干脆養一只狗,來克服恐懼。

    巴掌大的嚶嚶顯然不具備威懾力,所以秦雪兒才能夠接受它,如果將嚶嚶從小養到大,或許秦雪兒就能夠克服對狗的恐懼了。

    李潛微微頷首。

    其實秦雪兒為了加入何平飯店,也十分地努力,她一直想要成長,想要證明自己。

    秦律己看了一眼墻上的掛鐘,對廚子說道:“到飯點了,小潛也留下來吃飯吧,廚子,你去炒幾個菜,記得給小二補補身子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

    廚子熄滅了煙,又換了根牙簽叼著,進廚房里一陣忙活。

    李潛也沒有客氣,倒不是想省飯錢,只是他也不知為何,對何平飯店里的人們,他能更加放松親近,表現出最真實的自己,這要比在家里都舒坦不少。

    不一會兒,廚子便炒出了滿滿一桌的盤菜。

    紅燒雞爪、泡椒鴨爪、山藥燉豬蹄、辣炒掌中寶、醉蟹鉗……

    錢香玉看著這滿桌子的菜,不由得笑道:“廚子,我怎么覺得你在欺負小二呢?”

    “你懂什么,這叫吃啥補啥。”

    廚子大大咧咧地夾起一只雞爪,先是放在嘴里嘬了一口,等嘴里適應了那味道以后,再啃起雞爪,啃津津有味。

    其實廚子的廚藝,是真的很不錯,炒出來的菜色香味俱全,而且何平飯店壓根就不是為了賺錢而開的,所以食材永遠都是上等的、最新鮮的。

    小嚶嚶在地上眼巴巴地望著,但它還太小,連牙都沒長齊,哪怕給它骨頭,它也只能舔舔味道。

    “來,小潛,多吃點菜。”秦律己給李潛夾了最肥最膩的豬蹄,儼然把他當親兒子照顧了。

    正當大家其樂融融地用餐之時,飯店外,一名大媽步履蹣跚地走來。

    她的體態有些臃腫,肚子鼓脹,臉上卻沒幾兩肉,皮膚蠟黃,看起來十分地憔悴,手臂上還插著醫院輸液用的軟針頭。

    大媽好不容易走到飯店外,便扶著墻喘起了氣。

    “小二……小二……”

    廚子正和大家侃大山,無意間瞥了一眼門外,不由得面色一變:“小二,門口站著的那位,好像是你娘。”

鉛筆 小說(w w w.x 23qb.com)

上一頁目錄+書簽下一頁

魔龙之战怎么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