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鉛筆小說>玄幻奇幻>高武之我是秦鳳青> 第二百九十七章 我方平不是方跑跑(第三更)

第二百九十七章 我方平不是方跑跑(第三更)

    魔武,隨著一部分最優秀的新生進入地窟的時間安排了下來。

    很多新生都開始忙碌起來。

    一方面需要增加他們自身的實力,使得進入到地窟后,不至于因為實力太弱,被直接重創。

    另一方面,那就是準備好學分,金錢購買各種需要準備的丹藥。

    有時候,在地窟,說不定這些東西就是挽救他們性命的一些希望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八號別墅,方平不知道這是第幾次來到這里了。

    反正……上一次,他一直覺得非常聰明的他,被導師呂鳳柔給坑了。

    一共也就一千學分的樣子給他接了一單大任務。

    擊殺天門城城主。

    一個九品境界的武道強者,被他用一千學分給買下來了。

    這筆賬對他來說,怎么算就是一個大虧。

    不過,可惜,事已至此,沒辦法,就這么定性了。

    接的時候一千學分的原因,那叫一個興奮,現在他要是說我不愿意,豈不是丟人丟到導師面前了?

    進入到別墅,原本看起來很大的區域,他忽然發現好像有些站不下。

    人不多也不少,除過他認識的兩個人趙雪梅和陳云曦以外,還有三男一女。

    呂鳳柔沒有在方平進來的時候睜開眸子,反而淡淡的說了一句,都認識一下吧。

    隨著她的話落,三男一女齊刷刷的看向了方平。

    “葉擎,兵器學院大三學生,三品高段。”

    “梁峰華,兵器學院大三學生,三品巔峰。”

    “梁華寶,兵器大二學生,梁峰華是我哥,三品中段。”

    “劉夢瑤,制造學院大三學生,三品中段。”

    在方平的眼中,葉擎臉色冷峻,頭發筆直豎起,一看就不是什么善茬,在方平的心中,這種發型的人,一般都是刺頭的典型。

    梁家兄弟看起來倒是憨厚一些,實力也不弱。

    至于劉夢瑤這個唯一的女學生,也許是出自制造學院的原因,相對而言要柔和很多,沒有兵器學院的女生那么兇狠。

    “方平,大一學生,三品高段。”

    方平的境界讓其余人都不由得多看了他幾眼,包括趙雪梅和陳云曦。

    她們兩個和方平是一屆的,現在大一還沒有結束,他就已經突破到三品高段了,誰知道他大二會到達什么樣的地步。

    而他們兩個,現在不過是二品境界,在這里這么多學生當中,屬于最弱的兩個。

    呂鳳柔從沙發上坐直了身子,開口說道:“認識一下就行了,你們都是我這幾年收下的學生,加上方平,雪梅,以及陳云曦這幾年我一共收下了15個學生!”

    “15個學生,死了六個,至于沒來的,現在也殘了,回家養老了,能夠站在這里的,也就你們七個了!”

    呂鳳柔說道這里,眼神稍微都有些不一樣起來。

    旁邊的劉夢瑤瞬間就眼圈紅了起來,聲音都有些哽咽的說道:“張師兄他們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早就說過了,受傷了,就別去地窟了,不聽,非要去,現在好了,骨骼碎了七成,坐著輪椅,可以踏踏實實的在家養老了!”

    呂鳳柔說道這里,有些煩躁,不由得直接打斷劉夢瑤的言語。

    “今天讓你們都來這里,一方面是想要讓你們都認識一下,畢竟都是我門下的人,屬于同門,以后有什么事也能有個照應!”

    “另一個,就是想要告訴你們,這些年,我門下的人死的夠多了,別再死了,四年來,我收下了15個學生,完整的剩下不到一半不到,以后說不定都不會再收學生了!”

    說著話,又看向了葉擎,揉了揉眉心,問道:“你和張龍山一起出的任務,感覺有蹊蹺嗎?”

    葉擎聞言想了想,半響才搖頭道:“應該沒有,我們運氣差了一點,遇到了一小隊斥候兵,四品中段的武者帶隊,陳師兄戰死,張師兄重傷,我和另外兩個人也失散了,最后張師兄逃了回來,不過卻無法再修煉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你們太過于激進,還是有人在算計我?一個接一個死了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呂鳳柔越說,方平那顆本就有些擔憂的小心臟越是害怕。

    怎么會這樣,他的事情還沒有徹底了結,怎么從老呂的嘴里說出的話,那么危險?

    難道地窟就那么的危險,以前老王倒是告訴過我,不能太相信別人,現在老呂也是這樣說。

    難道……

    正思索著,又聽到呂鳳柔開口說道:“別再死人了,峰華最近就別進地窟了,準備突破四品吧,畢業后直接去政府任職,別去軍部了,至于華寶和夢瑤兩個人,準備突破三品高段吧!”

    “葉擎也盡快進入到三品巔峰,近期局勢不穩,能別去地窟就最好別去,至于方平你們三個,一次沒進過,去是必須要去的,但是……記住一句話,有命在,才有未來!”

    “還有,雪梅你們倆最好將我的話記牢,進地窟之后,一定跟著方平,這小子……算了,記住,別跟我說什么死戰不退,方平跑得時候,你們兩個要比方平跑得還快……”

    這邊的方平,更是一腦門的黑線,我什么時候跑過了?

    我是那種人嗎,想當初,我也是三品中段搏殺三品巔峰的存在,猛地一批,怎么在你們嘴里就成方跑跑了?

    趙雪梅和陳云曦更是面面相覷,心里滿是不解,不過,還不等她們兩個說話,呂鳳柔又說道:“其他人我不管,方平,我知道人都是自私的,死不死的無所謂,但你自己的同門,哪怕她們兩個戰死,你也要將她們的遺骸帶回來!”

    “要是你連同門都不顧了,那……”

    呂鳳柔有些話沒有說出口,方平也能明白,不過,卻也沒有說什么。

    自從知道導師每一年都要發瘋一段時間,方平才沒有去反駁老呂的言語。

    隨著呂鳳柔這一套又一套的話砸下來,在場的七個人,心情都各自不一樣。

    等到那四個離開,呂鳳柔又交代了方平等人幾句,然后將他們全部驅趕了出去。

    并且,在方平即將離開的時候,呂鳳柔告訴方平,從明天起,開始跟她學習戰法。

    主要的原因,還不是上次方平考核時,那稀爛的戰法,讓呂鳳柔覺得有些丟人。

鉛筆 小說(w w w.x 23qb.com)

上一頁目錄+書簽下一頁

魔龙之战怎么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