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鉛筆小說>言情女生>無悔之紅妝素裹> 第50章 他配嗎

第50章 他配嗎

    半個時辰后

    上官梓蕓跟上官琰諾在聽雨樓門前停下,上官琰諾率先下馬,走到上官梓蕓的馬旁扶著上官梓蕓下馬。

    店小二見兩人衣著不凡,殷切的迎了上去:“公子小姐大堂還是包廂?”

    “包廂。”上官琰諾看著自家妹妹的穿戴整齊,滿意的點點頭,要了一間包廂,自己走在上官梓蕓的前面,看著吵吵嚷嚷的大堂,覺得自己要包廂是正確地。

    店小二將二人引上了二樓的名叫雨露閣的包廂,待二人坐定后:“公子,需要點些什么菜?”

    “你們店的招牌菜來幾樣,再要一壺碧螺春,就這些先下去吧。”上官琰諾給自己倒了一杯茶,喝了一小口,悠悠的說著,“還是碧螺春比較合口味。”

    “二哥哥,這是在外把自己養刁了?”上官梓蕓笑笑把玩著茶杯,見店小二出去后,摘下帷帽放到一旁。

    沒一會兒,就看到刑風將南宮夙連人帶輪椅抬上了二樓,身后跟著春風。

    “瑾王不回府嗎?”上官琰諾看著被刑風抬進包廂的南宮夙,很是不歡迎。自己剛回京,妹妹也剛回來沒多久,自己都沒跟妹妹好好聚一聚,又來一個外人,真是一點眼力勁都沒有。

    南宮夙冷冷一笑:“呵,本王樂意。”

    上官琰諾被噎地沒話講,氣氛一度尷尬。

    此時,店小二打破這份尷尬,將茶與菜擺好:“客官慢用。”

    正準備退下,被上官琰諾叫住,“再來壺好酒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客官稍等片刻。”說完就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南宮夙在此期間,殷勤的給上官梓蕓倒了一杯茶,布菜:“吃吧!”寵溺的說著,刑風雖然都知道,但還是不習慣自家主子跟變了一個人一樣。

    “我的妹妹無須王爺關照。”上官琰諾一副憤憤的樣子,對著上官梓蕓又是另外一副面孔,“妹妹,來,這是你最喜歡的白切雞。”

    “謝謝哥哥!”上官梓蕓高興地說著,既然要替小梓活下去,那自己就替她待其家人好一點,“二哥哥,你也吃,這個好吃。”上官梓蕓給上官琰諾夾了一塊魚肉,笑嘻嘻地看著上官琰諾。

    南宮夙看著上官梓蕓不理會自己,沖著刑風喊:“酒呢?”陰森森的讓刑風背后一涼。

    刑風連忙跑出門,抓住一個店小二:“趕緊拿一壺好酒。”說著,就拖著店小二下樓去拿酒,要是慢了,自家爺指不定會怎么折磨自己。

    “你不想吃,就走!在這里發什么王爺威風?”上官琰諾忍不住諷刺著,吃著上官梓蕓給自己夾得菜,好不得意。

    “上官琰諾誰給你的膽子,敢諷刺本王!”南宮夙陰沉著一張臉,憤怒的將筷子拍在桌上,桌上的東西哐哐響。

    刑風拿著酒站在門口,不敢進,看向上官梓蕓給上官梓蕓使眼色,想讓她勸勸攔著點。

    誰料上官梓蕓根本就不在意,蒙著面紗的半張臉,一副輕描淡寫的樣子,左手撐著下巴,右手輕敲著桌面:“怎么樣?還吃嗎?刑風,給他們倒酒,關門,在門口守著,不然你家爺又要被傳成喜怒無常的魔鬼了。”

    “妹妹,他不吃,二哥哥吃的,二哥哥這一路趕路趕得餓得前胸貼后背了。”上官琰諾笑瞇瞇的夾了好幾道菜,塞進嘴里咀嚼。

    南宮夙抓過酒杯就一口悶了,吃了幾口菜,淡定的又給上官梓蕓布菜。

    “王爺,現在蕓兒還是太子未婚妻,你這么殷勤著實不妥吧。”上官琰諾喝了一口酒,扎心的說著。

    “他配嗎?”南宮夙冷笑著,自己以前不爭搶,不代表自己無能,蕓兒本是自己的未婚妻,可誰知........看來不能再如此下去了。酒杯在手里瞬間變成粉末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聽到未婚妻三個字,上官梓蕓就不淡定了,“什么未婚妻,我是誰未婚妻?”盯著上官琰諾,想得到一個答案。

    “妹妹,你不記得了?”上官琰諾疑惑的看著梓蕓,審視的眼神看著她。

    梓蕓心里一杵,小梓已經走了,這件事無從考證了,只能裝傻到底:“不記得了。”淡然的搖搖頭,一副事不關己的樣子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琰諾緊張的詢問著,看向春風,一臉探詢。

    “回二少爺,小姐先前受了傷,對有些事情記不太清了,近些日子才稍稍記起些許。”春風淡定自如的回答琰諾,幸虧小梓臨走之前交代過。

    “怎么會受傷?現在好了嗎?”琰諾緊張的查看著梓蕓的身體,愛憐的撫著梓蕓的臉頰,“我可憐的妹妹,居然不記得事了。”

    梓蕓尷尬的看著一臉心疼的琰諾,“二哥哥,沒事我記得你們,實在不行,二哥哥可以在身邊告訴我啊,但這個婚約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琰諾心疼看著自家妹子,嘆了一口氣,“這件事,是你很小的時候,皇上下的旨,先帝還在位時,欽天監在你出生之時算出神女轉世,先帝就想著讓你這神女留在皇室之中,冊封你為郡主,賜婚給他皇孫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神女?我?那他這么多皇孫,怎么就是太子了?”

    “所以啊,先帝臨終前說了,太子繼位,新立儲君的人娶你!誰成為新一屆的儲君,誰就是你的未來夫君!”琰諾不緊不慢的解釋著。

    梓蕓喝了一口茶,“感情我就這么被決定了終身?”冷呵了一聲,果然君主制,你不得不服從。

    “瑾王,三個月后,皇上五十壽辰,各國使臣出使南邦,太子已經開始籌備,不知瑾王有何對策?”琰諾是笑非笑的問南宮夙。

    “本王只是一個閑散王爺。”南宮夙看了一眼琰諾,推脫著。

    梓蕓看著二人的關系,總覺得剛剛那會兒的劍拔弩張是場戲。笑笑沒說話,吃得差不多了,琰諾帶著梓蕓回了將軍府。

    南宮夙則是吩咐刑風:“去把蕓兒這幾年的事情都調查下,尤其她為何受傷,還有讓默閣盯緊太子他們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“去把墨痕調來保護蕓兒。”

    “是,爺!”刑風將南宮夙送上馬車,自己則前往默閣。

鉛筆 小說(w w w.x 23qb.com)

上一頁目錄+書簽末章節

魔龙之战怎么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