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鉛筆小說>玄幻奇幻>天命主宰> 三七六章 代替

三七六章 代替

    擂臺之上,雖然戰斗還沒真正開始,不過兩方的選手卻都已結出了戰斗陣型,

    林登學院這邊,是李墨塵,露易絲·林登,莉娜·艾德里克三人各自手持著一面盾牌頂在前面。

    三人的主職業,都是魔能劍士。這個職業在古代叫做魔劍士,是一種多面手,近戰,遠程,源力,魔法樣樣都來得,而自從槍械發明之后,也可以在魔法的輔助下掌握一手不俗的射術。當然,魔能劍士無論在哪方面的能力,都很難達到頂尖。

    不過三人在這之外,還兼職著龍脈術師,泰坦圣戰士,還有魔能獵殺者等各種職業,使他們的能力得到各種各樣的強化。

    而在這之后,就是七級幻術師,兼職術士,以及龍脈術士的安琪拉。

    這里必須一提的是,術士基本不研究法術,他們的一生都在努力的提純精神力,以及自身血脈,依靠自己的血脈力量施法。他們掌握的法術通常較少,可其中的每一種都無比強大,要超過正常法師一到兩級。

    而他們力量的源頭,則是多種多樣,有些是來自于那些遠古的神明,或是可以變化人形的神話生物以及來自于地獄深淵的魔鬼惡魔;還有人則是受到了異界的影響,或是被某種未知的大宇宙力量干涉,發生了血脈的變異。

    而安琪拉的術士職業,是來源于她的天使血統,而她兼職的龍族術士,則進一步加強了她的施法能力。使得安琪拉的遠程法術,在擂臺上威懾力十足。

    接下來還有威廉,這位也藏在三位魔能劍士的身后,把自己的軀體遮掩的嚴嚴實實。

    魔能影者也被稱為游蕩者,刺客等等,無論是在近代還是古代,一般都是與魔能獵殺者一樣,只有在單獨行動中,才能發揮出他們最大的能力。

    可在擂臺上,魔能影者顯現是沒法這么干的。尤其是他的職業等級還只有六級的情況下,那完全就是找死的行為。

    相較而言,對面圣梅肯中學隊的職業搭配就合理得多了,一個狂戰士,一個盾戰士,一個圣堂戰士,一個術師,一個吟游詩人,是全七級的魔能職業,且都有著強大的兼職。

    而這個時候,這五人也在悄然議論著,

    “對面四個施法者,看起來實力都很不錯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要避免近戰是嗎?”

    “希望能夠扯爛對面那位幸運的安德烈的臉,阿卡迪斯的開價可是兩千萬金盾。”

    “這可由不得我們,能不能拿下這筆賞金,得看那些家伙們的能力。”

    “都給我閉嘴好嗎?”

    五人中的隊長克勞德·安特爾一聲輕哼:“時間已經不多,所有人從現在起進入狀態。”

    在他的身后,扛著一面巨盾的少女伊莎·奧尼爾,卻是柳眉微蹙,神色不太情愿。

    “別任性,奧尼爾!我們現在的對手,可不是以前那些垃圾。”

    此時克勞德·安特爾的額頭,開始閃現著微不可查的金色紋路:“對面的那些家伙很強,五個人里面有四人出身名門,還有奈森運動集團的全力支持,我們必須保證萬無一失。伊莎你希望你的母親,現在起就得到最好的治療對吧?”

    伊莎·奧尼爾不再說話,她的眉心處,也開始有著金色的紋路閃現。

    僅僅一瞬之后,她的表情就與之前不同,神色淡漠,又透著些許的新奇與不屑之色。

    “哇奧,這種感覺糟透了,這具身體簡直就像是一個牢籠。”

    “這次的契合度,還是出乎意料的差,我不確定自己能不能把這具身體的戰力100%的發揮,最多能做到70%的程度。”

    “要是能更多適應一下會更好,我知道!知道!代價很大,已經只剩下30分鐘時間對吧?可其實給我五分鐘,不!三分鐘就夠了。連續三場,也只需要九分鐘。”

    “可以停止討論了嗎?各位,主裁判在看著我們,那是一位十六級的強大法外者。”

    說出這句話的依然是克勞德·安特爾:“說一下戰術吧,首先強攻進去,打亂他們的陣型。撒拉,這件事交給你了!來一個血狂沖擊。”

    撒拉是他們五人當中的狂戰士,他毫不猶豫的就答應了下來:“理當如此,不過我需要足夠的輔助,那個小女孩的‘疾風法域’,這次沒必要保留了對吧?”

    “然后是那個家伙!”

    克勞德·安特爾繼續說著:“卡夏,你操縱的身體屬于伊莎·奧尼爾。在7級階段,她是一個很強大的盾戰士,稍后與我一起纏住那位幸運的安德烈,沒問題吧?”

    伊莎·奧尼爾舞了舞手中的釘錘:“我很期待與他交手,如果能在大庭廣眾之下砸爛他的臉,有著額外的獎勵對吧?”

    “對,如果可能的話,這筆獎勵當然要拿下來。”

    克勞德·安特爾笑了起來:“30分鐘時間,爭取在第一場,就踩平他們。”

    而就在這之后不久,在看臺上的二號包廂,亞力克·布魯德在打完一個電話之后,就陰沉著臉道:“是東方‘神降術’的一種變種,不知道是哪位法師發明的,可以避開場館內的監測儀器。中學賽事就是這一點讓人討厭,作弊的手段實在太多。傳奇級的戰斗意識與掌控能力,在NMoSA職業賽場上算不得什么。那些職業選手,無論哪一個都強過他們。”

    德懷特·佩頓則轉向旁邊的另一位助理:“打電話給卡爾,讓他想辦法暫停比賽,或者拖延比賽開始的時間。既然是神降術,應該有時間限制。”

    他相信林登學院一定能夠獲得最終勝利,可如果能有更簡單的辦法取勝,那又何必把李墨塵,還有安琪拉的能力暴露出來?

    “沒用的德懷特。”

    亞力克·布魯德搖著頭:“你以為他們沒想到這一點嗎?在這之前當然是充分準備過了。我猜這種降神術,要么是可以暫停,要么是他們已經買通了賽事委員會的某些人。考慮到后患,我猜應該是前者居多。”

    德懷特·佩頓卻不發一言的,看著這位企鵝博彩公司的Ceo。他認為身邊的這位,在當前階段已經不能完全信任了。

    后者也看懂了他的意思,頓時憤憤不平:“嘿!德懷特,你這是什么眼神?我又沒阻止你通知卡爾。而且現在,我也沒出賣你與安德烈的理由不是嗎?這次賭盤,賭安德烈勝出的資金,可是十倍的差距。你們的安德烈有很多粉絲,可他們不喜歡博彩。何況在此之外,博彩公司還可以在安德烈的戰斗時間,又是否在一百回合取勝這些細節上做文章,我們完全沒必要,德懷特。如果你能夠接掌奈森運動集團,甚至某一天執掌奈森軍工聯合體,這對我只有好處。”

鉛筆 小說(w w w.x 23qb.com)

上一頁目錄+書簽下一頁

魔龙之战怎么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