反噬

    “所以……”蔣洛依看著自己的姨母,一臉壞笑地說著。

    “所以,你是不是想問姨母這里有沒有禁地是嗎?”那個女子看著蔣洛依,假裝生氣地看著蔣洛依。

    “嗯嗯。”蔣洛依快速地點著頭,她的眼睛一閃一閃的,看著人的心都要化了。

    “沒有。”那個女子伸出一根手指點了點蔣洛依的額頭,“就你這個小腦袋里,到底裝的是什么啊?”

    “想的都是姨母您啊!”蔣洛依像一只偷吃了小魚干的小貓一樣,賊兮兮地笑到。

    “你呀,這個小嘴怎么就像涂了蜜一樣啊!”那個女子被蔣洛依的這句話給逗笑了,原本假裝生氣的表情也控制不住了。

    “嘿嘿。”蔣洛依歪著頭說道,一副古靈精怪的模樣。

    “好了,你去玩吧,姨母感覺有點累了,想去躺一下。”那個女子拍了拍蔣洛依。

    “姨母,您身體不舒服嗎?”蔣洛依聽到自己姨母的話,瞬間緊張起來。

    “沒有,只是姨母今早起的早了些,現在感覺有點乏了。”那個女子感受到蔣洛依的關心,心里感覺暖暖地。

    “好吧。”蔣洛依點點頭。“那小依出去玩了,姨母您好好休息。”

    “嗯,去吧。”那個女子松開蔣洛依的手,讓她出去玩。

    蔣洛依站起來,朝門口走去,然后一步三回頭的。

    看到她關心的小眼神,那個女子笑出了聲。她笑著對蔣洛依說:“去吧,出去玩吧。”

    蔣洛依走出了屋子后,她抬頭看著天空,看著蔚藍的天空,她不知道她剛才為什么對剛才那個女子那么親切,她感覺那個女子給了她一種家的感覺,一種母親的感覺,一種歸屬感。

    可是為什么自己會那么想呢?歸屬感?自己的家人不是給自己足夠的歸屬感了嗎?可是自己為什么卻感覺這種歸屬感好像很久沒有感受到了呢?自己到底怎么了?為什么進入這個地方后,自己就變得怪怪的?腦海里總是冒出一些奇奇怪怪的想法,是自己病了嗎?蔣洛依伸出手放在自己的額頭上,嗯,不燙,自己沒有生病。

    正在蔣洛依糾結的時候,“小姐。”小洛的聲音傳來,打破了蔣洛依的思緒。

    “嗯?”蔣洛依愣愣地回頭看著小洛。

    小洛看到姑娘這般模樣,她知道姑娘剛才是出神了。

    “小姐現在可是要回去?”小洛試探著問道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蔣洛依木訥地點頭。

    “那小洛帶小姐回房吧。”小洛笑著對蔣洛依說道。

    “嗯,好。”蔣洛依跟著小洛乖乖地走了。

    “竹。”那個女子等到蔣洛依走后,屋子里的房門立刻就被下人給關上了。然后,她渾身都抽搐起來,頭上冒出豆大的汗珠,她忍著疼痛對屋子里的暗處喊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主人。”她的聲音剛落,她的面前就出現了一個人,恭敬地單膝跪地,聽候對方的吩咐。

    “扶我起來。”那個女子對那個暗衛艱難地伸出手。

    那個暗衛趕緊站起來,把那個女子扶了起來。

    “我因為強行突破,陪小依吃了一頓早飯,而受到藥力的反噬,今天一天我都會比較虛弱。你負責暗中看好小依,她一旦出現什么不適,就去通知玄墨。玄墨知道會怎么辦,告訴玄秋,讓他加強巡邏。嘶~”她忍著疼痛,把一切都安排好后,才發現那疼痛讓自己感覺五臟肺腑都錯了位。

    “主人。”那個暗衛抱起她,把她輕輕地放在床上,蓋好被子。

鉛筆 小說(w w w.x 23qb.com)

上一頁目錄+書簽下一頁

魔龙之战怎么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