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鉛筆小說>言情女生>這個娘娘有點懶> 第一千五百二十九章 送糕點

第一千五百二十九章 送糕點

    第一千五百二十九章送糕點

    他能這般的有感觸,只因著是整日整日出門在外,來回奔波,加之心中有一定的負擔,早就是身心疲憊。這時候的李叔,便是像那寒冷的冬日里遞過來的一碗粥一般的。

    因此他久久的看著他手臂上的那些白面粉,以及手下拎著的一袋糕點,一時間既沒有開口說話更沒有感激涕零的接過糕點。

    這叫李叔一時間不知道是怎么的了,因此多看了他兩眼,還專門彎下了腰間看了看他垂下臉面的表情。

    面上瞧起來是毫無表情的,可是李叔感覺的出來,也知道并非面上如此的,他不禁是上手在他面前揮了揮手,隨后跟著呼喚道:“季先生,您怎么啦?快拿著呀?這就是我與拙荊送給先生的。”

    季玉深這才是回過了神來。

    只瞧他的手又是往前伸了伸,示意他拿著。可是一時間看見自己手臂上具是白面粉,又是訕訕笑著用另外一只手接過,緊接著原先的手縮回去藏起來搓了一把衣衫。

    邊是李叔遞糕點的時候,他便是往后躲了躲,這時候回過神來,自然是要拒絕的了,甚至是顛覆了往日冷著張臉的樣子說道:“李叔,您客氣了。”

    他生怕自己下意思退了半步的動作顯得并不是很禮貌,便是又上前推了推李叔伸過來的手,隨后握住了他方才藏回去的手,一點嫌棄的意思都沒有。

    “季某瞧見了你們店門口的客人多的不行,怎么可以私自收了您的糕點,這東西季某萬萬是不敢收的,還請李叔您啊收回去。”邊說著,他邊是閉上了眼點了點頭。

    可是這哪里成的,李叔可不就是專門送出來給他的?時隔幾日,瞧他瘦的只剩下一把骨頭,他們險些是認不出來的。

    雖說他們只是相識于一面罷了,不過就是那一面,他跟李嬸都覺得季玉深是個可靠人,不知道為什么,就是這么一面油然心生了一股子的相熟味兒。

    或者他們夫婦原就是心善,更是愿意結交各種人,不虧是憨厚老實的,街坊鄰里喜歡,新客老客一樣的喜歡。

    只見李叔眼神之中有一股裝著嗔怒的,脖子一縮眼神一瞪,嘴里滿是不可推卸的歡喜勁兒道:“先生說得是哪里話?這原就是咱們心里樂意的。別客氣了,快收著吧!”

    但是無功不受祿,季玉深不是完完全全的讀書人,卻也信奉這句話。居心叵測衍生的好處,他定然是不能收、也不敢收的;而真真的良善人,他更是覺得受之有愧。

    于是他義正言辭的說話道:“李叔,你可別以為我忘了來著,原先說的是待我攜家眷至此,您那是優先讓我。”

    他的臉上難得有了笑意的說道,“可是現下,我既沒有攜家眷、更不曾有買賣之意,您又是不叫我排隊的親手送入季某的手中,這怎么能行呢?”

    “哎!”李叔緩了口氣,恍然是客客氣氣的勸說道,“您不知道,這幾日咱們都是左顧右盼,就盼著您來呢。

    下回若是帶尊夫人來,我們自然左右讓著,可是此次是您一個人,又像您說的不興買賣,那自然不需要您付錢的了,只是我們的一點小小心意罷了。”

    他費心費力的說著,隨后拿著那糕點塞進了季玉深的懷中說道:“行了,您就別客氣了,快拿著吧,一點小東西推三阻四的,怪叫人笑話的了。”

    季玉深叫他一番話說得些許感慨的,又瞧他一而再再而三的送些小東西而已,也始終客客氣氣,反倒是自己確實推三阻四的,總歸有些許不好意思。

    于是他盯著自己懷中的那一小袋點心,最終是嘆了口氣,心間卻是暖得十足得說了一句道:“那季某,就恭敬不如從命了。在此,還請拜謝了李叔。”

    說著,行了一個讀書人的禮,他極少向誰彎腰的,此刻這么一個正經竟是叫李叔顯得十分的局促,只躊躇了好一會兒的手腳,才上前攙扶他。

    “先生這是做什么呢?小人才望著先生下回再來,特別是帶著令夫人前來,快快請起。”他不停的在衣衫上摩挲著雙手,確保是干干凈凈的了,才上手去攙扶季玉深。

    最是怕的,不過就是自己的一雙臟手,污了季玉深的衣衫,等是將人給扶起來了,他才是趕忙的說道,“先生下回一定要再來啊,不論我這小店多少忙乎,也一定會招待您的。”

    他一聽見李叔說要帶上一個蘇幼儀,不覺是暗了眼眸,但是還是重重的點了個頭說道:“會的。”

    短短的兩個字,不知道包含了多少的認真。

    而后他瞧見了李叔身后長長的一條隊伍,不覺又是看向了李叔滿是面粉的雙手詢問道:“李叔,糕點鋪這么忙,您為何不請些小工?這如何忙得過來?”

    一聽他問,李叔憨憨的撓了撓頭,想了好一會兒,最終很是羞澀的說道:“先生不知道,我這小店上上下下的糕點都是我跟拙荊親手做得,犬子也就是學了個半桶水,外人更是做不出那味道。”

    他一時間嘆了口氣說道,“咱們也不是吝嗇,也嘗試著請了人來,做得都不是一個味兒,沒有辦法只好我與老板親力親為。如今也就是期盼了孩子能將這手藝給傳承下去,比什么都好了。”

    原是這么個回事兒,說來確實不假的,也就是他們家能做出那個味道,旁人店里季玉深都不曾嘗過那般不尋常的味兒。

    他見那頭李嬸跟小李忙得暈頭轉向,到處是忙得停不下腳,一時間轉頭回來與季玉深說道:“小哥,我也就不與你多說了,那里忙得都亂成一鍋粥的了。”

    季玉深眼神一個瞥了過去,自然也看清了那般情形,這便是連忙是說道:“那您快去吧,我也是時候回去了,下回我再來拜訪您。”

    李叔聽了一個咧嘴,邊是轉身離開,還不忘吆喝道:“記得帶上令夫人,您慢走咧!”

鉛筆 小說(w w w.x 23qb.com)

上一頁目錄+書簽下一頁

魔龙之战怎么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