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鉛筆小說>歷史軍事>紅樓大貴族> 第209章 黛玉的心

第209章 黛玉的心

    黛玉瞇著眼睛讓賈寶玉給她擦眼淚,過了一會發現賈寶玉沒動靜了。睜開眼,就見賈寶玉正目光炯炯的盯著她瞧。

    黛玉頓時吃羞,以為賈寶玉又要圖謀不軌,下意識就推了他一把。然后看見賈寶玉略顯愕然的神色,她又有點不好意思,會不會是自己想差了……

    但她是不會承認的,極快的心思轉過這些,她立馬岔開話題道:“你呢?你這一年來都做什么了?”

    “我?我做了什么不早就在每個月一兩次的奏折當中稟報清楚了,林妹妹難道還懷疑我諂媚瞞上?”

    “呸,沒個正行。”

    黛玉罵了一聲,忽然想起什么,便忽然作兇惡狀道:“對了,上回你寫的,說了些什么亂七八糟的,還說什么有人要謀害你,叫,叫我回來救你這些話,到底什么意思,你又在弄什么鬼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房間之外,紫娟正在為黛玉以前最喜歡的幾盆盆栽修剪枝條。

    她們離開的這些日子,家里負責照看的,很明顯有躲懶。

    雪雁悄悄走到她身邊,顯得十分憂慮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紫娟問道。

    雪雁一向都是缺根筋的樣子,沒心沒肺的,從來沒見她這副表情。

    雪雁低聲道:“紫娟,剛才我去大奶奶屋里送東西,路過那窗根底下,聽見素云她們幾個說,說……”

    紫娟笑道:“你也學會聽墻根了……她們說什么了?”

    雪雁再次看了房門處一眼,壓低聲音道:“她們說,寶二爺已經定親了,好像是京城什么葉家的小姐……”

    紫娟比雪雁就心思靈慧很多,她幾乎一聽就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,因此一驚之下,手中的剪子都碰到花盆上跌落,正直直的落在她腳上。

    “呀……!”

    雪雁大驚失色,連忙蹲下把剪子拿起,并追問道:“紫娟姐姐,你沒事吧?”

    “紫娟,怎么了?”

    雪雁驚詫的聲音顯然讓屋里的人聽見了,黛玉關切的問了一聲。

    紫娟初時也嚇了一跳,隨即在繡花鞋中動了動小腳拇指,才發覺不過是虛驚一場,便先給雪雁一個噤聲的手勢,然后高聲回道:“沒事,就是滑了一下,不過并沒有摔著。”

    等屋里沒了動靜,紫娟才拉過雪雁到一邊:“你快仔細說說,究竟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房間之內,黛玉還笑道:“紫娟這個笨丫頭,這么大了還摔跤……”

    賈寶玉就看著她,有些心疼。不知道誰才是笨丫頭。

    若非太過于信任他,以她的聰慧,又怎么會看不出來他的隱晦提示。

    原本去接船的時候賈寶玉就準備把賜婚的事告訴她的,只是在船上看見她一如往昔的明媚,他忽然不忍心那么早告訴她。

    他想,不如等她高高興興的和親人們見過面之后,把該有的喜悅裝滿,然后再告訴她,或許會好一點。

    黛玉見賈寶玉如此神色,也沒有盡快的回答自己的話,便催促道:“快說呀!”

    賈寶玉深吸一口氣,此時沒有插科打諢的意思,看著黛玉,認真道:“一個多月之前,太上皇突然降下圣旨,給我賜了婚......”

    黛玉一愣,忽覺心口一緊,急忙以手捂住,顫聲道:“賜了誰?”

    她直直的看著賈寶玉,多么希望,賈寶玉會馬上告訴她,那個人就是她自己。

    “太師的孫女。”

    黛玉面色霎時變白,原本靈動的她忽然變得呆呆的,就這么瞧著賈寶玉。

    賈寶玉心疼極了,若非知道黛玉若是從別人口中得之,可能會更加傷心難過,他絕不忍心親口告訴她這個現實。

    輕輕攬住她,原以為黛玉會生氣拒絕,誰知卻沒有。她只是默默依偎在他懷里,靜靜地流淚,與之前在他懷中傾訴時別無二致,但到底不同。

    安慰的撫著她單薄的秀背,賈寶玉柔聲道:“好妹妹,我知道你委屈,想哭就哭出來吧。”

    這是賈寶玉第一次主動讓黛玉哭。

    黛玉沒應,過了一會兒,她的情緒竟平穩了,只聽她幽幽道:“二哥哥,你告訴我,你是在和我頑笑的對不對?”

    賈寶玉心頭一顫,用力摟緊了她。

    黛玉似乎不堪忍受賈寶玉如此用力,她雙手下意識的環住賈寶玉,但是沒過一會兒,她就松開了,扭了一下,讓賈寶玉放開她。

    賈寶玉依從。

    黛玉坐回旁邊的位置,抬頭看賈寶玉面色悲戚難過,還有無盡的心疼之色,她竟嗤的一聲的笑了。

    等賈寶玉變換面色,詫異的看著她時,她到底無法繼續偽裝,低下頭,清幽幽的道:“二哥哥不必擔心我,玉兒沒事......

    我知道二哥哥是什么樣的人,你定然還有許多話沒說,玉兒都明白。

    其實,自從二哥哥向玉兒表明心意之后,玉兒便有想過如今這樣的情況。

    因為,二哥哥對玉兒實在是太好了,好的讓玉兒都有一種不真實的感覺。

    玉兒是個多心的人,以前就一直在想,若是有一天,二哥哥拋棄了玉兒,要娶別的人,那玉兒該怎么辦......”

    賈寶玉連忙道:“不會的,二哥哥不會拋棄玉兒......”

    說著他似乎想要再次將黛玉攬住安慰,被黛玉拒絕。

    只聽黛玉道:“二哥哥你別急,聽玉兒說完。”

    黛玉頓了一下,忽然有些臉紅。

    “不怕二哥哥笑話,以前玉兒就經常胡思亂想,看你對寶姐姐比別人親近,玉兒就懷疑過......

    后來,看著云丫頭每次過來都喜歡纏著你,老太太也喜歡她,玉兒又懷疑過會是她。

    嘻嘻,誰知道,都不是。”

    黛玉俏皮一笑,只是怎么看,她這個笑容都有幾分心酸。

    賈寶玉沒開口,難得黛玉打開心防的和他說話,他也想認真聽聽黛玉內心最深處的心事。

    黛玉見賈寶玉沒打擾她,眼睛轉了轉,果然繼續道:“都說當局者迷旁觀者清,世上之事果然是這樣呢。及至我離開了二哥哥,到了那時,我才發現,玉兒以前真的是太天真了。

    二哥哥那么溫文爾雅,那么才華出眾,那么......好,京城有那么多高官顯貴人家的女子,她們的家世性格都比玉兒好,若是要選一個給你做妻子,舅舅和舅母定然要選那最好的。

    這個人,不會是玉兒。

    后來二哥哥寫信告訴玉兒,說你去了山東,每天都很忙。玉兒雖然不懂得那些大事,但是心中那種感覺卻更強烈了。

    所以,當二哥哥給我寫了那樣一封信,紫鵑那個傻丫頭看不明白,但我卻是看的懂的。”

    賈寶玉心頭一震。

    若是黛玉說的是真的,那么,她之前表現出來的所有的一切高興與開心,豈不是......

    黛玉說著說著笑了,然后又哭了:“可是我不愿意相信,我想等二哥哥親口告訴我。

    可是,真的聽到二哥哥這么說,為什么玉兒的心會那么痛?”

    黛玉仰頭看著賈寶玉。

    賈寶玉再也忍不住滴落一滴淚來。他狠狠的把黛玉擁在懷中,道:“對不起,是二哥哥不好,二哥哥不知道玉兒心中竟然藏著這么多心事。是二哥哥太傻了,以為只要二哥哥和玉兒兩情相悅,將來肯定能在一起,要是二哥哥再聰明一點,應該早一點向姑父提親的,就沒有后面這些事,那樣就不會傷害到玉兒的心了!”

    黛玉傷心的道:“所以,若是可能,玉兒真的好想,好想二哥哥就永遠是在家里讀書的那個二哥哥,永遠不要去什么上書房,不要去什么山東,甚至不要去做官,那樣二哥哥就能永遠陪著玉兒了......二哥哥,玉兒是不是太自私了?”

    “不,玉兒一點也不自私,是二哥哥太自私了。”

    賈寶玉聞著黛玉的話,心中莫名羞愧。

    縱然他有千萬種理由,他也知道,在感情這件事,他給黛玉的確實遠遠抵不過黛玉付出的真心。

    他現在很想說,說他明日就去熙園,當面向太上皇陳情,懇求他收回成命。但是僅有的理智告訴她,這樣做于事無補不說,還會將黛玉置于風口浪尖,讓她受到更多的傷害。

    所以,哪怕就算知道黛玉肯定也會如寶釵那樣制止他,他也沒這么說。

>>

(本章未完......)

鉛筆 小說(w w w.x 23qb.com)

上一頁目錄+書簽下一頁

魔龙之战怎么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