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鉛筆小說>玄幻奇幻>長寧帝軍> 第一千一百九十八章 天翻地覆

第一千一百九十八章 天翻地覆

    蒲落千手其實根本拿不定主意是不是打,打,牽一發動全身,這個一發已經不是闊可敵沁色也不是沈茶顏,而是沈冷。

    不管沈冷是怎么來的,為什么來,是不是寧帝授意,但是他就在這。

    如果真的打起來了,一位寧國的大將軍被困在此處,縱然他不是寧帝授意來的,以蒲落千手對寧人行事風格的了解,那么一場大戰也在所難免了。

    寧帝可以在沈冷回去之后狠狠的處罰,甚至砍了沈冷的腦袋,但是這顆腦袋絕對不許被黑武人砍掉,寧帝李承唐的那種性子黑武人現在也算了解不少了。

    所以不管沈冷這次來錯沒錯,那也不是黑武人該考慮的,那是寧帝要考慮的,沈冷既然在這而且打起來了,寧帝就會開戰,而寧帝一旦決定開戰,就不是局部沖突。

    如何能把沖突控制在局部這是蒲落千手現在最想做到的,然而卻何其之難?

    三千多名劍門白騎被殺,這件事一旦傳揚出去的話怎么可能還會是局部沖突,黑武的百姓們才不會去想那么多,他們只會覺得是寧人已經欺負到他們家門口來了,在對劍門失望的同時還會對寧人充滿仇恨,催動戰爭的火焰燒起來就阻止不住。

    所以蒲落千手忽然間明白了,為什么青樹勸他不要來。

    于是在明白過來的這一刻蒲落千手看向青樹問了一句:“我知道你總是很喜歡思考,不管事情是好的還是壞的,你思考的總是會比別人更多些,來之前你勸我不要來,就說明你已經想到了來之后要面對的局面,所以現在的局面也是你預料之中的?”

    青樹點了點頭:“確實想到過一些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認為該如何處置?”

    “該國師來處置。”

    聽到這句話,蒲落千手忽然間有些懵。

    國師來處置?國師來處置還不是找幾個替罪羊,而他就可能是替罪羊之一。

    “你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蒲落千手道:“國師來處置?第一國師不一定會趕來,第二如果國師趕來了......你知道我們會有多艱難。”

    青樹忽然笑了笑:“本來我也沒有想好怎么處置會保證將軍你來了而不被牽連,但現在我想到了。”

    他回頭看了一眼還在爭吵的彬葉和歌云達,眼神里閃過一抹不屑。

    他壓低聲音對蒲落千手說道:“我勸將軍不要來,是因為將軍來了,將軍就是背鍋的那個,現在不一樣,來了之后才發現多了一個仆月,而就在不久之前我判斷,仆月要去寧國抓人的事根本不是國師授意,所以......”

    他有些自負的笑了笑道:“所以將軍現在只需按兵不動,擋住寧人的歸路不讓他們輕易走,然后立刻派人給國師大人送信,將這件事推給仆月,告訴國師,是仆月殺了死靈契,是仆月殺了曾須兒,然后逼迫劍門白騎向寧人進攻。”

    “以仆月和國師大人的關系,怕是我說什么國師也不會信吧?”

    “國師真的信過誰?”

    青樹笑道:“只要將軍這樣說了,國師也會覺得開心,因為他找到最合適的替罪羊了。”

    他看向蒲落千手:“將軍,別忘了仆月不是黑武人。”

    蒲落千手暫時也想不到別的辦法,只好點了點頭:“那我就按照你說的盡快派人給國師大人送信......你傳令下去,大軍嚴陣以待,但不可輕易主動對寧軍發起進攻。”

    青樹應了一聲,立刻催馬向前。

    冰原城。

    沈冷回到城里之后把在這的將領們召集起來,屋子里的爐火燒的很旺盛,映紅了每一個人的臉,在這些久經沙場的邊軍將領們的臉上看不到一丁點畏懼。

    沈冷撿了兩塊木炭扔進爐火里,火星便向上升起來,飛的很高,然后消失不見。

    “黑武人暫時不敢打,我也不擔心黑武人真的來打。”

    沈冷看了眾人一眼:“我擔心的是,你們這次來其實沒有大將軍武新宇的軍令。”

    王闊海甕聲甕氣的說道:“那有什么,大不了大將軍你被貶為將軍,我還去做你的親兵,大將軍你被貶為校尉,我也還是你的親兵。”

    沈冷笑了笑道:“你心境開闊,可是不能不為兄弟們著想。”

    他坐下來后說道:“所以這件事得有一個說法,現在我要求你們每個人都記住這個說法,是我給王闊海傳令讓他率軍來的。”

    王闊海立刻站起來:“那怎么行!”

    沈冷:“你坐下。”

    王闊海立刻坐下,可還是不肯住嘴:“大將軍,我知道你是想保護兄弟們,陛下若是怪罪下來你一個人扛著,可是大將軍,兄弟們并不這么想。”

    沈冷道:“你見我吃過虧嗎?”

    王闊海立刻搖頭:“大將軍當然不會吃虧。”

    沈冷道:“那你們就聽我的,到時候只管按照我說的辦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他用鐵筷子撥了撥炭火:“可既然來了,當然是得占點便宜才能走,如果就這么來了然后就這么走了,回去之后還會挨罵,豈不是很虧?”

    王闊海的嘴角都咧開了:“我就知道大將軍沒安好心。”

    沈冷:“......”

    王闊海:“不是,我的意思是我就知道大將軍心眼不好。”

    沈冷:“......”

    王闊海抬起來一拍腦門:“我是不是不太會說話。”

    沈冷:“你也是一軍主將了,這么傻下去,會傻一窩啊。”

    王闊海:“那不可能,我是從大將軍你這一窩里出來的。”

    沈冷:“......”

    陳冉坐在一邊哈哈大笑,笑的嘴唇都劈叉了,如果不是沈冷一腳踹在他屁股上的話,他能把嘴唇一會兒笑成一個S一會兒笑成一個B,不用去試怎么才能做到這一點,需要天賦,前面一個造型其實不難,難的是后邊那個。

    王闊海有些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發:“我的意思是,跟著大將軍就一定會有好事,大將軍剛才不是自己都說了嗎,你什么時候吃過虧,我如果當初跟著大將軍的時候能多學到一點,也不會這么笨......”

    陳冉道:“哪兒笨?”

    王闊海:“嘴笨。”

    陳冉:“嘴笨得練啊。”

    他吐出來舌頭,布魯布魯布魯的。

    “就這么練。”

    王闊海看著他:“為什么我覺得你這個動作如此猥瑣呢?嫂夫人對此表達過態度嗎?”

    陳冉:“我去你大爺......”

    沈冷哈哈大笑:“大個兒你學壞了。”

    王闊海嘿嘿笑:“大將軍你不知道,不和你們在這一塊我都不知道怎么施展我的本事了,聊天沒個會聊天的,打屁沒個會打屁的,我甩出去一句話誰也不敢接,多沒意思。”

    沈冷笑道:“先收斂些,說正事。”

    他直接伸手從爐子里捏了一塊還紅著的火炭出來,啪的一聲在手里捏碎,火星四濺。

    “搞一搞黑武人!”

    距離冰原城大概幾里外的林子中,仆月看了一眼冰原城那邊,又看了看另外一個方向,那是蒲落千手的大營,他在猶豫,自己還能不能控制局面,如果他去了蒲落千手的大營能不能讓黑武人立刻進攻,思考了好一會兒他還是無法確定。

    就在這時候他忽然覺得背后涼了一下,不是有什么東西碰到了他,那是一種對危險的敏銳感知。

    所以仆月立刻向前掠了出去,月色下雪影中,他像是一抹殘影般迅速的逃離,這一路,從大寧東疆逃離到了這里,一路上這樣的危險感知次數太多了,如果不是這樣的敏銳,他都不知道自己會遇到多少次危險。

    他剛剛掠出去沒多久,楚劍憐就落在他剛剛站立的地方。

    看著腳下那淡淡的腳印,楚劍憐微微皺眉。

    這個年輕人已經越來越適應他,這不是一件好事,這也不是獵人和獵物的追逐游戲,而是一種同根同源的反應,楚劍憐有些擔憂,如果自己再不能把這個年輕人解決的話,那么這個年輕人的心境將會越來越成熟,適應了他的壓力,然后就能應付這種壓力。

    他緩緩吐出一口氣,然后朝著遠方的腳印再次追了出去。

    與此同時,冬長山黑武大營。

    黑武將軍鐵顏看了一眼前來求援的人,他眉頭皺的很深,派人來的是劍門大供奉死靈契,這個人的分量太重,如果自己不帶兵去救 >>

(本章未完......)

鉛筆 小說(w w w.x 23qb.com)

上一頁目錄+書簽下一頁

魔龙之战怎么玩